林坭酱的beautiful world

智喵3

小学生文笔,烂尾!慎入!
—————————————————————————————

     “nino,我求你了,收手吧。”樱井翔带着恳求的语气对二宫和也说,“这是satoshi想要的,虽然你是他的主人,但我觉得你还是不能管得太紧。”二宫提着东西向屋内走去,樱井拉住他的手,“我不觉得我管得有多紧,而是他现在也太过火了!”二宫转身用另一只手打算掰开樱井对他的桎梏“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他就可以乖乖的呆在家里。放手!”樱井依旧紧紧抓着他的手,“我不放你把东西交给我!”“这是我的,我凭什么交给你!”二宫有些愠色。“sho酱是谁来了喵?”刚刚从房间里出来的satoshi有些疑惑的看着这幅场景。听到satoshi的声音两人迅速放开对方。satoshi看清来人之后,抖了抖耳朵飞快的扑到二宫身上,“nino酱!有给satoshi带新的游戏来喵?”二宫抖了抖手上的东西,“带了哟!”satoshi看到二宫手上的东西之后,用力地在二宫脸上亲了一口,抱住二宫的脖子用力得蹭:“最喜欢nino酱了!”二宫摸了摸他的头“我也最喜欢satoshi!”全程被无视的樱井翔有些懵逼的看着被二宫抱回房间的sotashi,这世界是怎么啦?!说好的怕nino的设定呢!说好的最喜欢sho酱的呢!怎么说变就变!游戏的魅力这么大真的好吗?!

     自从得知satoshi很怕自己之后,二宫和也开始对satoshi发起进攻。在经过美食诱惑,玩具诱惑等攻击失败之后,二宫和也拿出自己珍藏已久的游戏出来。当樱井看到二宫和也伶着一大袋游戏的时候,笑着为他开了门:“你这次下了血本啊,把宝贝的搬过来了。”二宫和也看了他一眼:“哼,我就不信有谁能抵得过游戏的诱惑力!”“因人而异吧,像我就不喜欢,我们家satoshi随我。”二宫不屑地看着他:“看着吧,satoshi肯定不是你这种怪人。”

     后来的结果可想而知,樱井翔完败,satoshi变成了一个游戏迷,天天蹲在游戏机前面摇着尾巴,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游戏输了还会一边檫眼泪一边继续玩,蹲在门口看着的樱井翔想:“玩个游戏而已至于吗。。”回想到这里,樱井翔看着那两只黏在一起的小动物,觉着这样不行!一定要教育他们!不能让他们继续沉迷游戏下去了!这是为了他们好,绝对不是因为嫉妒nino。樱井翔走到他们背后说:“你们现在给我过来,我有话和你们谈谈。”satoshi抖着耳朵说:“等一下啦喵,sho酱,都快赢了喵。”两个人都聪耳不闻的继续着他们的游戏,樱井翔沉下脸说:“satoshi!我说停下游戏,我有话和你说!”于是,现在的情景是satoshi坐在二宫和也怀里,两个人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以后游戏禁止!”听到这个二宫和也坐不住了:“你这是独裁!”“独裁喵!”樱井翔回瞪他们,两个人都有些怂了。可是嘴里还是不放过:“你这是嫉妒!”“嫉妒喵!”樱井翔冷哼了一下:“嫉妒,你们玩游戏有什么好嫉妒的。”二宫和也像是看出他心事一般:“你啊嫉妒我和satoshi感情好,忽略你了。”“忽略你喵!”satoshi一直像小跟屁虫一样一直跟风,樱井翔瞪他一眼,他就窝回二宫和也怀里,委屈地看着他。樱井翔被揭穿了心事之后无言的看着他们,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觉得你们真的太入迷了,为了你们好,以后要控制时间!”两个人还想反驳被樱井翔的气势压制之后不情愿的答应了。樱井翔看着他们,一副计划通的样子。二宫和也看着他的样子,在satoshi耳边说了点什么,satoshi听完后跑到樱井翔怀里说:“sho酱我以后一定好好听你的话喵,不会总是玩游戏了喵。”樱井翔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击的措手不及,听他继续说:“所以可不可以买新出的游戏给我喵。”不知悔改!得寸进尺!不可理喻!这种要求怎么可能答应!下定决心的樱井翔看向satoshi真诚的眼睛“可以!”口不对心!在樱井翔石化的时候,satoshi已经跑到真·计划通二宫和也怀里!


【山组】理想世界 三

早上大野智走进了办公室,依旧是薄长袖和穿裤,一双帆布鞋,安安静静走到自己的位置,放下手中的东西趴在桌子上打算补眠。樱井翔拉了张椅子在旁边坐下:“大野桑,昨天没来是感冒了吗?”大野智抬起头看他,前天在脸上留下的痕迹已经淡了许多,只剩下一点不明显的红,“嗯。。”大野智漫不经心地回答,但却有点心虚地拉了拉本就有点过长地衣袖,想要掩饰被施暴后留下的痕迹。不知何时出现的相叶伸手摸了摸大野的头:“o酱,要好好保重身体哦。”大野不着痕迹地缩了缩头,“我会的,谢谢,aiba酱。”这时上课铃声适时地响起,大野站起身拿起教学用具有些匆忙地走了,相叶转头看了眼樱井,樱井也看向他,相叶扬起和平时一样的笑容,手臂搭在樱井肩上说:“放学后去喝一杯?”
   和相叶道别之后走出居酒屋,樱井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看到那个瘦小的人提着两大袋东西从商店走出来,微微弓着背,或许是因为手上的东西重,眉毛皱着嘴巴抿着。樱井翔想向前去帮忙,这时那个人停下了脚步,放下手中的东西,拿出手机接听后,加快了回家的脚步。樱井翔本要上去帮忙,可是突如其来的好奇制止了他的动作,他悄悄地跟在那人的身后,消瘦的身体被两袋沉重的东西左右拉扯着,走路有点摇摇晃晃,明知道这样不对可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跟着。最后那人在一个高级公寓前停下,樱井翔看着他熟练的输入密码,再次提起放在地上的袋子走进了公寓。突然觉得有实现放在自己身上,樱井翔向着那个方向玩过去,大概在5楼的位置,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站在窗口看着他,眼神有些凶狠,樱井翔毫无畏惧的看过去,和男人直视。这时有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樱井翔转过身去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对他笑着,好像和樱井很熟悉一般。樱井有些疑惑,看了男人一眼樱井又转身看楼上的男人,但是男人已经拉上窗帘。
   大野智打开门,站在窗前的男人走过去拿走他手上的东西,一边走一边说:“怎么不等我回来再一起去买呢,怎么多东西提的过来?”大野智摆好鞋子,换上拖鞋慢悠悠地走到厨房:“当然提的来了,我很有力气的。”大野对着男人甜甜的笑,翻着桌子上刚刚买的东西:“我买了你喜欢的饼干哦,还有这个糖,你不是在戒烟吗,想吸的时候含颗糖就。。”男人突然从后面把大野智拥入怀中,大野智因为这个动作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男人的头轻轻地靠在大野智肩上,亲了亲他的耳垂,在他耳边说:“今晚吃什么?”大野智放松下来,靠在男人身上:“吃咖喱哦,刚刚看到这个肌肉很新鲜,好久没吃咖喱了就买了些回来。”大野轻轻地挣脱男人:“别闹了,我要做饭了。”男人放开手:“我帮你。”“那你把萝卜洗了,切一下。”大野智习惯性的卷起袖子,看到那片已经变得青紫的伤,眼神暗了暗,又放下了袖子。“智,萝卜切丝吗?”突然男人的声音打断了大野的思绪,大野重新扬起笑容:“切块。”

舞驾一家子 一郎恋爱了?!

   三郎看到自己大哥和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起出现在咖啡厅,平时总是睡不醒的一郎一反常态的笑得灿烂的画面,脑子停止转动了好几秒,张着嘴巴看着他们走出咖啡厅,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回家,用头狠狠地撞上大门摔了个大跟头,人还没站起来就看到四郎叉着腰,指着坐在地上的三郎说:“爸爸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毛毛倒倒的!门要是坏掉了,爸爸一定会打你。”三郎站起身,抓着四郎的肩膀,眼睛盯着四郎的眼睛说:“四郎,是毛毛躁躁不是毛毛倒倒。不对,还有重要的事”说着拉着四郎的手跑到屋子里,四郎在后面嚷嚷着:“都说了不要毛毛倒燥。”带着四郎来到屋子中间,大喊着:“一郎哥哥他恋爱了!”此话一出,刚刚进门的二郎甩掉身上的书包问:“怎么回事!一郎哥哥怎么会恋爱!”“真的!我看到一郎哥哥和女孩子一起笑得好灿烂,要不是多看了几次我都怀疑自己认错人!”在二郎和三郎热烈讨论的时刻,五郎拉着四郎的衣角问:“四郎,恋爱是什么?”四郎装着一副严肃的样子:“恋爱就是和女孩子亲亲,然后就搬出去一起住了。”“一郎哥哥要搬家吗,不和我们一起了吗?”“嗯,就是这样子的。”五郎瞬间就开始掉眼泪了,“不要。。我不要一郎恋爱。。我不要一郎搬走。。我不要”五郎一哭四郎就急了,他赶紧把五郎搂在怀里,因为着急声音也变得颤抖“没关系的,五郎还有我啊。”五郎揪着四郎的衣服,头埋着闷闷的说:“可是我要一郎哥哥不走,四郎也在。”“可是五郎不可以这么贪心的。”“我不要。。。”“五郎不可以这么任性,四郎。。。四郎。。也不要一郎搬出去啊,可是。。爸爸说恋爱后就要和别人走了!”四郎说着说着也跟着开始哭了起来。等一郎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弟弟讨论得面红耳赤,一对双子哭成糯米团子,然后就被四个弟弟撞得五脏六腑都快碎掉了,之后就被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脑仁都碎掉了。“停!!”一郎受不了的大喊,弟弟们乖乖地安静了,一郎放下手中的东西,帮四郎和五郎抹掉眼泪后,摸了摸他们的头说:“你们要乖乖的不要哭,哥哥有点事要先走了。”一郎想着要快点离开这个闹场,突然双脚变得沉重,回头一看,双子抱着他的腿,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一郎心瞬间就软了,转过身把他们抱在怀里。我的妈呀,这就算是地狱也不舍得走啊,不。。这里一定是天堂!

   等把四郎和五郎安慰好之后,一郎站起来问二郎和三郎:“怎么回事?”三郎像兔子一样蹦了过去;“我看见一郎哥哥和女孩子在咖啡厅。”二郎抓着一郎的手说:“为什么有女朋友都不说。”“什么女朋友?那只是朋友而已。”一郎解释说。“别骗人,每个有女朋友又不说的人都会说只是朋友!”三郎不满的反驳。“我不要!我不要一郎哥哥走”五郎听到三郎的话,更加不安了,手紧紧抓着的一郎的裤脚,四郎用软乎乎的小手把五郎脸上的泪水糊了满脸,“五郎不哭,不要哭嘛。。”话是怎么说着,可是自己的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滴。一郎不满的皱着眉头,看着二郎和三郎:“你们胡说什么呢!”三郎撅着嘴:“就有嘛!”一郎不再理会,拉着一对末子就进屋了。

   第二天,依旧是那家咖啡厅,两个带着墨镜的可疑人物蹲在门口,高个子的男孩拉着旁边拿着本书的男孩:“二郎,你快看,一郎又出现了!”原本还在专心看书的男孩丢下手中的书,妄望向了三郎所指的地方,果不其然一郎带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走进了咖啡厅,在门口看到他们找到一家咖啡店坐下之后,女孩子拿出一本画册给一郎后,一郎就开始拿着画本在上面指点,女孩子也认真听着,然后拿着画笔在上面改改,大概过了快一个小时,二郎和三郎都快忍不住的时候,一郎他们终于走了出来,女孩对一郎说:“这几天很感谢你的帮助,能被你教导真的很好!”一郎被突然说得有些害羞:“没什么啦,快回去吧,天黑了就危险了。”女孩扬起笑容对一郎告别后就走了,这时一郎收起刚刚害羞的笑容,三步并两步的走向那两个想开溜的可疑人:“怎么,看了那么久,看出什么了吗?”三郎瘪了瘪嘴:“真的是朋友啊。。”一郎伸手拍了一下三郎的头:“都说没关系了,竟然不相信我。”三郎低着头:“对不起。”一郎转向二郎:“你都多大了,还陪三郎怎么玩!”“我这不是担心他嘛。”“哦。。以前都不知道你这么关心弟弟。”一郎手揉着两个弟弟的头:“回去和四郎五郎解释清楚知道吗,看他们昨天都吃不下饭的样子,都不知道你们整天教他们什么。”


智喵2

发现这种很多nino。。nino小恶魔。
“sho酱。。”听到软绵绵的声音,樱井翔转过身看到satoshi在门后面露出一个长着黑色猫耳朵的毛绒绒的头,眼睛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过来。”樱井翔拍了拍自己的大腿,satoshi迈着小短腿,啪哒啪哒地向樱井翔跑过去,手放在樱井翔大腿上撑起身体,打算爬上去,却无奈力气不够,只能晃着腿,甩尾巴。樱井翔伸手抱起他放到自己腿上:“怎么啦?satoshi。”satoshi小脸蹭着樱井翔的胸膛撒娇地说:“想吃小鱼干喵。”樱井翔捏着他的耳朵说:“那我叫nino顺便买过来好了。”听到nino的名字satoshi嘟了嘟嘴:“nino上次说要把satoshi卖掉喵,他才不会给satoshi买小鱼干喵。”樱井翔宠溺的笑了笑:“他逗你玩呢。”然后拿起电话给相叶打电话:“aiba,一会过来给satoshi买点小鱼干。”对方答应之后,樱井翔挂了电话。satoshi开心地在樱井翔怀里蹭着,耳朵扫着他的下巴:“最喜欢sho酱了喵。”然后跳到地上,抓起旁边玩具车的绳子,摆着尾巴飞快地往外跑,把车子拉得咕噜咕噜响。和玩具车玩了一会门铃就响了,satoshi抖了抖耳朵,站起来向门口跑去,踮起脚尖打开门,在看到门口nino那万年17岁的脸后,拉下了眉毛,转身躲到听到门铃后出来的樱井翔身后,探出头可怜兮兮地看着nino。“啊~听过刚刚有个小朋友要aiba买小鱼干呢。”二宫和也用小尖嗓提高音量说着,从背后拿出一袋小鱼干。satoshi从樱井翔身后走了出来,伸着手眼睛发光地看着二宫和也手里的小鱼干:“小鱼干!喵!”二宫和也拿出一条放到自己嘴里:“不是给你的,是我自己要吃的。你不是叫aiba酱给你买吗?”二宫和也拿着小鱼干走到satoshi面前,在他眼睛前面晃了晃又放到自己嘴里,然后说:“小朋友不能吃太多小鱼干哦,牙齿会掉光光的,到时候别说小鱼干了,连猫粮都吃不了。只能喝水了,哎哟,好可怜哦。”二宫和也怜悯地看着satoshi,好像他的牙齿已经掉光了一样。satoshi紧紧地抓着樱井翔的裤脚,眼睛湿润地看向樱井翔:“才不会呢喵,对不对啊,sho酱。”樱井翔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他的头。这时候,抱着一大袋东西的松本润和相叶雅纪出现在了门口,satoshi像见到救星一样扑到相叶怀里:“aiba酱,你终于来了喵。”巨大的冲击力让相叶雅纪没站稳,往后退了两步,松本润在身后及时护着他们两个才不至于摔倒,satoshi伸手抱着相叶雅纪的脖子,在他耳边说:“aiba酱,satoshi的小鱼干呢,喵?”相叶雅纪疑惑地看着二宫和也:“nino不是给你买了吗?刚刚听到你要吃,就马上下车去买了,我还疑惑那小气鬼怎么那么积极。”听到没有小鱼干,satoshi瘪了瘪嘴:“可是他说那不是买给我的喵。”松本润笑着对二宫说:“你又欺负他。”二宫和也笑得像偷腥的猫,继续晃着手里的小鱼干。satoshi从相叶雅纪的怀里下来,走到二宫和也面前拉了拉他的衣角,抬起眼看着他:“可不可以给我小鱼干喵。我吃一点点就好了喵。”突然被击中的二宫和也,蹲下身说:“你叫我。”satoshi用他黏糊糊的声音叫着:“nino酱。”二宫和也还不放弃,继续拿着小鱼干:“是不是最喜欢我。”satoshi顿时邹起眉头:“不是喵,我最喜欢sho酱了喵。”被突然告白的樱井翔瞪大了眼睛受宠若惊的样子,让二宫和也嫌弃的看了一眼:“真不会变通。”satoshi又抓着他的衣角继续说:“虽然最喜欢的是sho酱,可是如果nino酱不把我卖掉的话,我也很喜欢nino酱了喵。”二宫和也嫌弃地说:“只是喜欢而已,谁要啊。”可是红红的耳朵出卖了他。“那可以把小鱼干给我吗,喵。”satoshi继续可怜巴巴地说着,二宫和也把手里的小鱼干拿给他:“给你啦,真是只小馋猫。”satoshi抱着小鱼干,跑到沙发上吃起来。樱井翔警告他:“不可以吃太多知道吗,一会就要吃饭了。”相叶雅纪从松本润手里接过东西向厨房走去,二宫和也在欺负完satoshi之后也心满意足地拿起游戏机,坐到satoshi旁边玩了起来。

beautiful world

我明晚之前一定更!我不发出来说不定又会拖了!

【山组】理想世界 二

 相叶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我是去年才来的老师,那时候o酱也是像现在一样,总是静静地呆在自己座位上,而同一个办公室的老师们也无视了他的存在,无论有什么样的活动都不会考虑他是否参与。有一次老师们聚会的时候,他们谈到他,说他整天不务正业,经常迟到,请假,还总是带着伤。他们说o酱说不定是个混混,是个暴走族。”相叶转过身抓着樱井的肩膀,“不是哦,o酱好喜欢这份工作的,每次路过看到他上课的样子,都觉得他一定很喜欢画画,他讲得好认真,明明一点都不明白的我,都会停下来听。他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人,总是会听我说莫名其妙的话,会听我抱怨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么温柔细心的人,为什么会总是摔倒受伤呢,为什么总是请假,我告诉你哦,刚刚那样接到电话就离开的事情不止一次了,而且每次都是急急忙忙的,很奇怪对不对。”相叶想喝醉了,靠在樱井身上絮絮叨叨地说着。樱井回想起刚刚匆忙离去的身影邹起眉头。

   男人跨坐在大野身上,抬起手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然后抓起他的头发把他的头一下一下的往地上撞,大野没有说话,也没有再喊疼了,只是闭上眼睛,感受这强烈的撞击带来的晕眩和脸上火辣辣的疼。突然一切的动荡都停了下来,世界变得安静,大野睁开眼睛,看见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像被冻结了一样,维持着扬手的动作,刚刚还凶狠的眼睛变得惊恐,他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又看向地上因为刚刚粗暴的动作而留下的星星点点的血迹,看着被自己打得红肿的脸,手慢慢地抚上大野的脸颊,俯下身抱住他的身体,摸着他的头,嘴吻着大野的头发,眼泪一滴一滴的低落在大野身上。大野睁着眼睛目光没有焦点,这是怔怔的盯着前方,听着男人哽咽的在自己耳边道歉,“我错了,智。我错了,我再也不会打你,再也不会打你了,原谅我,原谅我,智。”大野慢慢地抬起手抱住他,把脸埋在男人的肩膀里:“原谅你哦,我原谅你了。”男人抬起头,手捧着他的脸,吻上他的唇,和刚刚施暴的样子若判两人,现在的他温柔得让人沉沦。我会原谅你哦,永远都会,因为我只剩下你了啊。

  “相叶老师早上好。”依旧是阳光的笑容,和坐在办公桌上发呆的相叶打招呼,“啊。。早。。早上好。”樱井看向大野的位置,然后对相叶说:“大野。。”相叶突然站了起来,“樱井老师,我昨天喝醉了,胡说八道了一堆,你不要放在心里,可能只是我想多了。。。我。。”被相叶的动作吓到的樱井楞了一下,笑了笑说:“很奇怪哦,我也觉得很奇怪,你看大野老师今天又没来了呢。。”相叶看着樱井:“你也觉得。。”樱井转过身看着大野的位置,“明明很渴望靠近别人,又刻意的和别人保持距离。”

  男人低头看那个还在熟睡的人,脸上还带着昨天施暴留下的痕迹,吻了吻那红肿的地方,看到那个人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男人揉了揉他的头发说:“我去上班了,你好好睡吧,帮你请假。”大野没有回答,男人无奈的笑了笑,打算出门。“纯。”大野叫了男人的名字,男人停下了动作,走了回去,“怎么了?”大野抬起身在男人的嘴角吻了一下,像被认可一般男人露出了放心的笑离开了。已无睡意的大野盯着天花板,然后对着安静的屋子说了一句:“我爱你。”

-----------------------------------------------------------------------------
总觉得会写很长啊。。

【山组】理想世界 一

  “你好,我是新来的英语老师,我是樱井翔。”樱井翔带着阳光的笑容,穿着连帽t恤和迷彩休闲裤,带着一顶鸭舌帽,背着一个双肩包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学生而非老师。因为正赶上上课时间,别的老师都去上课只有体育老师相叶雅纪在,相叶雅纪扬起笑容和他打招呼:“樱井君,你好,我是体育老师相叶雅纪。现在办公室的老师都去上课了,那个位置是空的你可以用哦。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来问我吧。”向着相叶指的位置走去,放下包包的时候下课铃声就响了,不久一个老师走了进来,相叶站起来向他走去:“o酱!”相叶手搭在他身上,带着他来到樱井面前说:“这是新来的英语老师,叫樱井翔。”然后又向樱井介绍道:“这是大野智,美术老师。人有点腼腆不爱说话不过是一个很好的人哦。”樱井翔看向大野智,一头直顺的短发,看起来略清瘦的面包脸,穿着一件宽大的薄长袖,袖子有些过长微微盖住了手掌,一条黑色的长裤,站在高挑的相叶身边让他看起来很瘦小。樱井伸出手对他微笑,他回握然后点了下头,之后就有老师陆陆续续进来了,看到新来的年轻帅气的樱井,自然的围了过来,樱井笑着应对。而刚刚还站在身边的大野已经悄悄离开了,相叶看着他微微的皱起眉头,樱井随着相叶的目光看向他,大野在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之后开始发呆,好像办公室的热闹气氛与他毫无关系。真是个冷淡的人呢,樱井想着。


   因为是新来的老师,所以一天都没什么事,闲着无聊的樱井跑到相叶旁边聊天:“相叶君,今天也没课吗?”“今天啊。。可都被其它科的老师借走了呢。。”相叶无辜的看着樱井,“快到放学了,我们一会一起去吃饭吧,把o酱叫上。”指着在位置上睡得很沉的人。“可以啊。”“那走吧,现在就走!”说着走向大野,轻轻地晃了他一下:“o酱醒醒。”被叫醒的大野茫然望着相叶,用刚睡醒的糯糯的声音问:“aiba酱?”“我和樱井君要一起去吃饭,你也一起吧。”说着没等大野回应就拉着他的手往外走,还朦朦胧胧的大野被拉着:“等。。等下。。”


   三个人来到一家居酒屋里,点了几样菜和几杯啤酒就聊了起来,都是一些学校的事,比如“三班的班花最近交上了男朋友”什么的,都是相叶在说,樱井翔附和着,而大野只是看着他们聊,然后笑得软软的。这时候话题突然转到大野身上:“我告诉你哦,o酱虽然看起来很冷淡,不爱说话,人也迷迷糊糊的,总是会摔跤,弄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听到这里大野身体微微震了一下,然后又像没事一般的喝了一口酒,继续听相叶说:“可是人很温柔哦。。”突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看到来电之后大野瞪大了眼睛,急忙收拾东西说:“对不起,有点晚了,我先回去。。你们慢慢聊”然后拿起包包就往外跑,相叶盯着大野离去的身影,皱起眉头转向樱井:“呐,樱井君,o酱是个很温柔的人,可是却有些奇怪呢。。”


   大野急忙回到家,颤抖着手找钥匙,还没找到门就开了,被拖着进屋,然后被人掐着脖子推到墙上,头被狠狠地撞向墙壁疼的倒吸一口气,而动粗的男人并没有停下,而是加大了手的力度,压低着嗓子说:“智,你去了哪里。。”“对。。对不起,我。。疼。”大野抬起手吃力的扒开,却毫无用处,只能抓着对方的手求饶。而男人却掐着脖子把他甩到了地上。


---------------------------------------------------------------------------
那个。。可能有点虐,慎入。。。(所以说为什么要把慎入写在最后面啦!)有DV渣男。。慎入。。

【山组】智喵

     “你去哪?”樱井翔怒视着那个有着黑色的猫耳朵,身后有着长长尾巴的小人儿,明明只到樱井翔膝盖高却抱着比他还要高出一半的鱼竿吃力的往外走。听到樱井翔的声音便习惯性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把鱼竿藏到背后说:“没有。。就出门口看看喵。。。”,樱井翔看着那双耳朵中间冒出头的鱼竿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那你背后是什么。。”小人儿抖了抖耳朵,往后退了一步:“不是鱼竿喵。。”“satoshi”樱井翔继续盯着satoshi,身上散发着无形的压力,satoshi像做错一样的低着头,继续往后退:“鱼竿。。鱼竿说他想要晒太阳喵。。”“拿出来。”樱井翔皱着眉头向satoshi伸出手。satoshi抬起眼睛,尾巴撒娇似的摆来摆去:“不要。。”satoshi继续往后退,“satoshi拿出来!”最终敌不过樱井翔的低气压的satoshi撅着嘴,眼睛蓄满了水,把鱼竿猛地推给了樱井翔,本来还摆来摆去的尾巴瞬间竖了起来:“最讨厌sho酱了喵,每次都说要和人家去钓鱼,结果都说没空喵!现在人家自己去了都不让喵!sho酱讨厌喵!喵!喵!”樱井翔无奈地把鱼竿放到一边,抱起那只一边用手抹着眼泪一边喵喵叫的小猫。小小的satoshi一手抓着樱井翔的衣领,耳朵尖挠着樱井翔的下巴,樱井翔手拖着satoshi的屁股,另一只手摸着satoshi光着的小脚丫:“又没有穿鞋,感冒还没好就说要去钓鱼,还说最讨厌我。satoshi什么时候这么不听话!”satoshi垂下耳朵,抽搭着鼻子哽咽的说:“可是satoshi好久没有钓鱼了喵!”樱井翔摸了摸satoshi的后脑勺说:“那等你病好了,我和你一起去钓好不好?”听到这个,原本垂下去的尾巴有竖了起来:“sho酱每次都怎么说喵!可是都没有做到喵!”樱井翔亲了亲satoshi的发旋,摸着他的背安抚着:“这次一定去,如果没有去就罚我一年不许吃荞麦面。”在樱井翔的安抚下,小猫又垂下尾巴,抬起头,红着眼可怜兮兮的伸出小指:“拉勾勾”樱井翔跟着伸出小指:“拉勾勾”“拉过勾勾就不许再骗我了喵。”“不骗你,这次请假也要去。”“要那个有大石头可以坐的河喵。”“好!”樱井翔抱着satoshi一边应着一边向房间走去。
-----------------------------------------------------------------------------放假了!想更一篇虐的。。先甜一把再说!

我一直看着你【山组】

    “哒。。哒。。”沉稳有节奏的脚步声回荡在大野智耳边,脚步声向着他的方向慢慢靠近,大野智蹲在墙角手紧紧地捂住耳朵,“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跑。。我要快点跑。。”大野智提醒自己,可是脚却失去站起身的力气。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在自己身边停了下来,大野智害怕得全身颤抖,原本捂住自己耳朵的手拉扯着自己的头发:“不要过来。。”可是脚步声的主人却没有听他的话,而是慢慢地蹲下身,嘴唇靠近他的耳朵轻声说:“找到你了哦,智君。”大野智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只能颤抖着把自己往没有退路的墙角缩。耳边响起男人的笑声,一声声的敲击着他的耳膜。
   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才发现是在做梦,梦中男人的脚步声和笑声依旧环绕在耳边, 大野智把自己缩进被子里像是想用它来隔绝这个声音,可是却毫无用处。天朦朦亮,刚刚升起的日光射入房内,并不刺眼却足以床上的人知道夜晚已经结束,最终还是一夜无眠。下了床去浴室把身上的汗味洗干净后,为自己煮了杯牛奶,期间出门打开信箱一如往常的信箱被照片塞满了,打开来照片就哗啦,哗啦的掉了出来,照片都是大野智,走路的,做饭的,吃饭的,工作的,甚至换衣服的,洗澡的,每张照片后面都写着,我爱你,我爱你!把照片拿出来,信箱里面还有一封信,里面就写了一句的“我一直看着你哦,智君”大野智把照片全部整理好,放进大箱子里,箱子里都是信和照片。大野智把煮好的牛奶倒入杯子里,端着牛奶坐在沙发上看着箱子里的东西。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种被跟踪的日子。。。
   其实从一年前就若有若无的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却没有在意只认为是自己错觉,知道三个月前收到照片才真正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被监视的恐惧慢慢在心口蔓延开来,在家不得不把门,窗帘都关好,而这样的事情却愈演愈烈。大野智手里的牛奶渐渐变冷,他站起来走进厨房把牛奶倒掉之后,洗干净放进碗柜里,带着自己的大书包就出门了。
    走到巷子口就看到如往常一样的白色轿车停在那里,大野智展开笑容向车子走去,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对驾驶座的人说:“翔君,今天还是那么准时。”樱井翔转身看着大野智,摸了摸他的头说:“昨天有好好休息吗?”听到这话,大野智撅起嘴说;“还是那样,做着噩梦然后就醒了。”樱井翔听了之后邹着眉头,“今天也收到了吗?”“嗯”已经闭上眼睛的大野智回答,樱井翔牵起大野智的手说:“智,还是搬去我那里住吧”“不了,我不想给翔君添麻烦。。”樱井翔亲了亲他的额头说:“怎么会是麻烦呢”大野智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担忧的樱井翔,把手挂在他脖子上说:“现在还不到时候,我怕会打草惊蛇。”松开手,大野智再次闭上眼睛说:“快走吧,不然迟到了哦,樱井主任。”樱井翔叹了口气,启动了汽车。
    和樱井翔在一起已经三个月,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事情才变得严重起来,大概是刺激到了犯人,和樱井翔在一起不到三天就开始收到照片,把事情告诉樱井翔之后,樱井翔就开始希望他搬家,却被大野智拒绝了,毕竟恋爱这件事已经严重的刺激到跟踪者,如果现在突然逃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从那之后,樱井翔就执意要送大野智上下班。而在樱井翔身边总觉得逃离了那种被监视的恐惧。
    车子停在了公司大门,樱井翔轻轻地唤醒熟睡的恋人,大野智茫然的看着四周:“到了吗?”樱井翔宠溺的揉了揉大野智的头发:“是啊,快清醒点,要是上班睡着了我也是会扣你工资的。”大野智推开樱井翔,脸别过一边说“才不是睡觉。”然后打开车门,头也不回的向公司走去。樱井翔温柔的看着恋人走进去,就把车开往停车场。   
    来到办公室,就看到同事二宫和也上班时间玩游戏,大野智走到他身边坐下,放下他的大书包,抱在怀里头搁在书包上对二宫说:“这样被翔君看到可是会被扣工资的。”看到大野智到了,二宫和也把办公椅移向他,手搂着他的腰:“才不理那个溜肩。”大概是因为身边没有向大野智一样比自己个子小的男生,二宫和也一直很喜欢粘着大野智,开始大野智还抗拒过,后来渐渐习惯就没有拒绝。二宫和也是大野智的高中学弟,毕业后也一直保持联系,连这份工作也是二宫和也介绍的,想想如果没有他,或许就不能和樱井翔认识了呢。。
    早上大野智就在摸摸鱼,发发呆中度过了,中午的时候另一个部门的松本润拉着二宫和也一起去吃饭了,办公室变得空荡荡的,被人监视的恐惧开始涌上心头“哒。。哒。。”脚步声又开始响起了,大野智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办公室的门慢慢后退知道撞到墙壁。“哒。。哒。。”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在门口停住了,再之后是开门声,看着门把被拧开,门被开出一条缝,大野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怎么了,智君。”樱井翔看着靠在墙的大野智,疑惑地问。大野智正看眼睛,看到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松了口气,果然太敏感了。樱井翔提着外卖走了进来,把外卖放在桌子上,对大野智说:“快来吃吧,今天买了金枪鱼便当哦。”大野智坐回座位上,经过刚刚的一场虚惊,肚子饿了不少,大野智打开便当就开始吃了起来。樱井翔看着认真吃饭的恋人,伸手摸着他的脸说:“智君,最近憔悴了好多。”大野智抬起眼睛看着樱井翔;“大概是没休息好吧。”樱井翔心疼的看着大野智眼睛下面重重的黑眼圈,把脸慢慢地靠近大野智,在眼睛说吻了一下:“真希望快点结束。”“嗯。。”大野智回答。两个人顾着温情,却没有发现在楼的对面有一台相机记录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二宫和也看到两个人正在亲热,没有出去的意思,大野智推开樱井翔,樱井翔转身看到二宫和也,就放开大野智,对大野智说:“下班了等我。”“好。”然后樱井翔就走了出去。二宫和也看到樱井翔出去后,向大野智走去:“你们在交往?”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的眼睛回答:“是啊。”“我看你小心点比较好哦。”“为什么这样说?”大野智疑惑地问。“听说和樱井翔在一起的人,总是会莫名的失踪哦。。”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没有说话,这是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当然只是传言而已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因为二宫的话而忧心重重的大野智终于挨到了下班时间,樱井翔如约的来到办公室接大野智,他笑地一脸温柔地样子让大野智觉得安心,他笑了笑;“这么温柔的翔君,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呢。”
   被送到巷子口,樱井翔亲了一下大野智的嘴角,就帮他解开安全带:“快回去,天暗了就危险了。”大野智打开车门,和樱井翔道别后就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又听到了“哒。。哒。。”的脚步声,大野智抓紧自己的书包带,加快了脚步,可是脚步并没有因此远离,而是依旧那个节奏慢慢向自己靠近。终于到了家里,大野智从口袋中摸出钥匙,手颤抖地打开家门,就在门打开的瞬间脚步声在自己身后停了下来,一条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在失去意识之前,大野智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说:“终于抓到你了,我的智。”
   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压在陌生的床上亲吻着,而压在自己身上的是樱井翔:“醒了吗,智。”与平时不同,樱井翔眼睛带着痴迷的看着大野智,这眼神令他恐惧,大野智用力的推开樱井翔却没有成功。樱井翔把大野智抱在怀里说:“我啊,从以前就好喜欢智的,你一定不知道吧,我高中可是和你同校呢,那时候的你是那么美丽,在全校的人面前跳舞,美得我离不开眼,那时候我就想像现在一样把你锁在房间里,让你只能对着我笑,只能跳舞给我看,可是一毕业你就不见了呢。。。没有你的几年我找了好多像你的人,可是那都不是你。我可是找了好多年才找到你的。当nino把你带到我面前时,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属于我的。可是每次看nino那家伙和你黏在一起我就想把他杀掉,然后把你关起来。智,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呢。呐。。智跳舞给我看好不好,只给我一个人看。”躺在樱井翔怀里的大野智没有回答,只是焦急四处看着,最后目光停留在角落的那个属于他的大书包上,他推开樱井翔向书包扑去,无奈脚被樱井翔禁锢阻碍了他的行动,樱井翔似乎发现了他的目的,赶在他之前拿起他的大书包,大野智急忙地冲上去,却因为脚上的阻碍摔倒在地,看着自己的大书包被樱井翔慢慢地打开,大野智大喊:“不可以!”“不可以哦,智君不可以隐瞒我哦”说着继续打开书包。当书包里的东西掉出来时,樱井翔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书包里全是他的照片,高中时候的,大学的,工作的都有,有些照片还是少了一半,如果没错的话不见的应该是那些失踪的女朋友。
    突然腹部一阵刺痛,樱井翔看到刚刚还倒在地上的大野智手握着刺在自己身体里的刀子,眼神悲哀而又疯狂,他把最靠近樱井翔耳边说:“翔,真是不乖,我本来不想那么快下手的,可是。。”他放开刀柄,一手扶着下滑的樱井翔,一手抽走樱井翔手中的照片。“可是翔总是不听话,所以都是你的错呢。”
    六年前,穿着制服的大野智靠在窗前看着在足球场上奔跑的樱井翔,笑着对身边的人说:“翔君,好帅。。要是只是我的就好了。”
    精心打扮过得女孩子被大野智揪着头发抵在黑暗的巷子里:“不可以哦,翔君是我一个人的,才不会让给你呢,要是你再出现在翔君面前我一定把你切成一块一块的。”
    大野智抱着已经失去生命的樱井翔放在床上,自己躺在他的身边,手抱着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口说:“翔君真是可恶,我明明一直都在看着你,你却不知道,明明我那么喜欢你,你却还找别的女孩子。所以我只能把翔君杀掉了,这样翔君就只是我一个人的。”大野智抱着樱井翔,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在市中心的一所公寓,发现两具男性尸体,发现时两具抱在一起躺在床上,一位是被利器刺杀,一位是服毒致死。。。”昏暗的房间内,回响着新闻的声音。二宫和也坐在椅子上拿着刀子对着电视中人:“怎么可以把他们分开呢。。”然后转身对身后的人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说:“他们真是可恶,我们把他们杀掉吧,润君。”松本润笑着回答:“好。”借着电视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满屋子的墙上贴满了大野智和樱井翔的照片。
    六年前,穿着制服的大野智靠在窗前看着在足球场上奔跑的樱井翔,笑着对身边的人说:“翔君,好帅。。要是只是我的就好了。”站在身边的松本润回答道:“是啊,智君喜欢就好。”
———————————————————————————————————————————————————————————————————————————————————                                    不要问我爱拔酱在哪,大兔子在我床上!
                                  

【山组】同居生活 第一天

又开坑了,不定期更。。
其实舞驾家我还会更的。。


   大野智在经营这一家面包店,那是他从小的梦想,他说因为很喜欢面包店里香喷喷的味道,高中毕业后在一天宁静而不荒凉的小路上,开了一家面包店,每天早上和傍晚的时候会忙不过来,其实的时间都很安静。闲时,大野智会到店里的阁楼里画画,那里是他的小画室,喜欢画画的大野智经常会画一些画来赚点钱,因为以身俱来的绘画天赋他的画总会很快被买走,为了可以更长时间画画,大野智常常把店交给相叶和二宫管理。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是隔壁大学的学生,没课的时候会来面包店打工,听说他们他们的关系,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来到这所大学读书,至于他们的关系,虽然没有明说但大野智看得出来,他们是恋人,就像他和樱井翔一样。想到樱井翔大野智的缓缓地停下手中的画笔,和樱井翔相识两年,交往半年,同居一天。昨天,樱井翔突如而来的决定让他们开始了同居生活。


    昨天是周末,一大早樱井翔就出现在面包店里,和二宫打了声招呼就直接向画室走去,看到那个猫着背画画的身影,樱井翔轻轻地敲了敲画室的门,听到声响大野智停下描绘着线条的动作,转过头,看到来人后笑得软萌的打招呼:“小翔,怎么那么早?”樱井翔走过去摸了摸大野智的头,“今天周末起得比较早就早点过来看看。怎么眼睛红红的,昨天没睡好么?”看着大野智带着血丝的眼睛,樱井翔担心地问。大野智揉了揉眼睛,转身继续作画,一边说:“过两天就要交房租了,我要在这几天把画画完再卖出去。”樱井翔心疼的看着努力打起精神的恋人,突然伸出手握住大野智的手说:“和我一起住吧!”大野智顿了顿,转过身盯着樱井翔却不说话,被这样看着的樱井翔开始有些心慌地说:“那,那什么,就。。。我也是一个人住,房。。房子有点大,就。。。挺空的,你不是。。”“我不交房租的。”大野智突然打断樱井翔的话,听到大野智的话樱井翔兴奋地瞪大了眼睛,“不交,不用交!交什么房租啊!哈哈哈”说着拉起大野智的手就往外走,嘴里念着:“我们现在就去你家搬东西,你说要不要买张大一点的床,要不再换一张沙发。。”大野智被拉着走,手里还拿着没来得及放下的画笔,“等一下,别着急啊!”


   “nino今天点就交给你管了,你们店长有事,一天都不回来。”趁着大野智收拾东西的空档,樱井翔趴在收银台前和二宫和也交代着,二宫看着这个笑到毫无精英形象的男人,说:“加工资吗?”“加!”“我把雅纪也叫过来,给他加工资吗?”这时候收拾完东西的大野智刚好从画室走出来,樱井翔上前牵着他就往门外走边走边说:“加!多少都加!”上了车,大野智问樱井翔:“你干嘛,随便就加工资,你很有钱吗?”帮爱人系好安全带后,樱井翔捧着爱人的脸大力的在脸颊上亲了一下:“有钱,今天的我最有钱了。”


   大野智的东西不多,一些衣服和几幅鱼竿,樱井翔多次问说,真的不用多带点东西吗?大野智看了看屋子,真的没什么好带的了。到了樱井翔家里,大野智看了看房子:“只有一间房间吗?”“恩,床会不会太小?用不用换一张?”“不用了,很大了。我们一起睡吗?”被问到的樱井翔有些紧张的说:“是啊,不。。不可以吗?不可以的话。。”“可以哦,”大野仰起脸看着樱井翔,“可以哦。”


   一天的同居其实过得很平静,樱井翔在沙发上看书,大野智在旁边架起画架,画画,互不干扰的安静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而因为身边的人这份安静也变得温馨。大野智看着身边的人,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帅啊,小翔真的很让人着迷呢。”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恋人的大野智这样想着。“有什么事吗,智?”樱井翔突然回过头看见大野智正入神地看着自己,“没有。”被发现的人害羞的转过头,“果然我目光太热情了吗?”这事樱井翔突然凑近大野智,鼻尖顶着鼻尖,樱井翔伸出手摸了摸大野智红透了的耳根:“果然好烫呢。”樱井翔宠溺的笑着,嘴唇突然贴上恋人微微张着的嘴,温湿的气息,柔软的触感让樱井翔不自觉得加深这个吻,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才分开。樱井翔伸手摸着大野智的脸,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问还在喘着气的大野智说“今晚想吃什么?”“想吃小翔煮的。”听到这话微微楞了一下,没有接话,大野智抬起头用上目线看着樱井翔:“不可以么。。”不管是语气还是神情都可怜兮兮的,让樱井翔无法拒绝,而无法拒绝的后果就是——“小翔,还没好吗?”在客厅的大野智探头问在厨房里忙活的樱井翔,“快了快了!”樱井翔对外喊着,然后看着手里的葱小声地嘟囔:“这韭菜什么时候下啊。。。”


    等樱井翔把做好的菜放在餐桌上时,大野智“fufufu”的笑着,樱井翔皱着眉头说:“智真是的,明知道我不会还让我做菜。。”,“不会啊,我觉得挺好吃的。”说着夹起菜往嘴里塞,看到笑眯着眼睛的大野智,樱井翔半信半疑地夹了一口,然后用艰难的表情咽下:“好油啊。。”“有吗?我觉得挺好吃的。”大野智面不改色的吃着,“小翔为我努力做的菜,可好吃了。”“智。。” 看大野智吃的两颊都鼓起来了,在大野智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你好烦啊,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大野智推开樱井翔抱怨。


    他们同居生活的第一天过得甜蜜蜜的。